五氧化二钒

北极圈游子,不定期摸鱼产粮中。我爱发刀,发刀使我快乐。

是人是妖

                                              一

清晨,阳光熹微,朦朦胧胧地洒在一个小木屋的房顶。

狄清言端着碗药,站在木屋门口,披着昏黄的日光,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摇摇头浅笑一下,脸上泛起一层微红。

他想到了昨夜,那是他第一次与人共赴云雨,对方却不是婀娜多姿的女子,而是一个猫妖少年。

不错,昨夜他遇到的其实是一只受伤的猫妖,看出这点对他这个除妖师来说并非难事,可后来的事,就有些不受控制。

他并没有把这不知好歹胆大包天到竟敢用他来施采补之术的猫妖给收了,而是在对方的撩拨之下有了感觉,低头吻上那一双冰凉的薄唇时,狄清言想的是:好厉害的勾魂术……

所幸那猫妖还不是太贪,采补自己的功力大概也只是为了疗伤,狄清言后来便把他带到了此处,又去买了些药来。

推门进去,看见猫妖裹着被子睡的香甜,一双长睫忽闪忽闪的很是可爱。狄清言脑子里冷不丁闪出昨夜里猫妖双眸含春水光莹莹的样子来,不禁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狄清言!你怎么回事,难道自从见了这猫妖你就彻彻底底的中了他的勾魂术变成了个只用下半身思考的人?

狄清言正自我反省的起劲,一抬头却看见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原来那猫妖早就醒了,正盯着他看的起劲。

“哎,我说你这个人,长的风流倜傥,没想到却是个傻子。”猫妖见他回神,眨眨眼说。

“你说谁是傻子?”狄清言一下子有种被气的愣住的感觉。

“你啊,”猫妖一本正经的说,“你不是傻子,干嘛大清早的在我床前发呆?”

“我……”狄清言要开口解释,却又说不出口。

“诶诶诶,让我猜猜,你不会是看我看傻了吧?”猫妖看见狄清言一副被说中了的表情,嘿嘿一笑,“这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我知道我很好看啊。你也不赖嘛,昨天晚上我一见你就觉得我再没见过比你更好看的人。”

“你……”狄清言大窘,“这种话怎么能随便乱说?”

“那难道昨天那种事情就能随便乱做?”

狄清言哭笑不得:“我的小祖宗,难道你采补了我的功力,还要让我负责?”

猫妖亦是气的俊脸绯红:“我采补你?你这厮枉为采花大盗,竟然生涩的那样,疼的我压根就没想起来施采补之术!”

狄清言的脸一下子红成了个大虾米。

猫妖见他这样,笑得直拍床板,不小心牵到了伤处,又疼的呲牙咧嘴。

狄清言见他这样,也终于是没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哎,采花大盗,和你说件正经的事。”

“你不要再叫我采花大盗,我叫狄清言,是个除妖师。”狄清言一本正经的解释到。

“哇!除妖师!那就好办多了!”猫妖竟然有些兴奋。

“你不害怕我?不怕我收了你?”狄清言觉得有些牙疼。

“我为什么要怕你?”猫妖歪着头,一脸无辜。本来还有句“就你这笨头笨脑的家伙也能收了我?”结果看着狄清言一脸严肃,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

“哎,好了好了,狄清言,我叫小四,是个猫妖。有件事跟你说。”小四有样学样的说。

“小四?你是你家第四?哎……好好好,你说你说。”狄清言一抬头看见小四瞪着他,只好笑着改口。

“嗯,是这样的,我们猫族每年春天都会有个发情期,以前我都是用秘术压制的,结果今年春天我刚好出来,碰见了个厉害的妖,把秘术给我破了。”

“你不会施术?”

“这……这么个小小秘术有什么难的?我只是缺少一些条件,施不了而已。”

“嗯,然后呢?”

看着狄清言一本正经的样子,小四忍不住暗暗发笑,“什么然后?笨蛋,你能不能帮我度过这个发情期?”

“这……你我皆是男子,怎能……虽有昨夜之事,但事出突然,却是万万做不得数,何况人妖殊途……这种事情,恕狄某难以从命。”

“你……你不同意?”小四有些懵。

“我,唉,你且留在这里把伤养好,我来给你想个办法解决,如何?”狄清言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坚持着。

“既然有那么容易,我何必求你?我小四难道是个爱求着人上我的人?也罢,既然你不屑与我们妖类为伍,也不必假惺惺,我走就是。”小四脸上已是泛起了怒色。

说着,他便翻下床来要走,任凭狄清言怎么拦,都无济于事。

送走了小四,已是中午,狄清言怔忡半晌,才反应过来应该去做午饭。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起小四踉踉跄跄离去的背影,和他不羁的笑重叠,连狄清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眼中满是温柔,一下没注意,就切到了手。

外面那样的世界,他受了伤,又是那样的情况,就这么自己离开,如何应付的了?

左思右想,狄清言还是放心不下,追了出去。

香江大侠狄清言成名已久,向来是持身自正,何时这般关心一个妖类?这一段缘分,便在不知不觉间结下了。


是人是妖

(狄姜,甜向,大概会有车吧。。。。)

大雨倾盆的夜,雨丝斜织,笼罩大地。

“沙沙沙沙”,是脚步声,快而急促,不出一会功夫,一个掩映在夜幕下的人影快速的接近。

青箬笠,绿蓑衣,遮住了那一双剑眉与宛若一泓秋水般的眼睛。

他本在全神贯注地赶路,忽然,草丛里的一阵动静吸引了他。过去一看,却是一个穿着月白衫子的少年,在草从丛里瑟缩发抖。

那人眼珠一转,想出一计,抱住那少年滚在地下,发出几声呻吟。

少年竟也配合,并不反抗,手脚并用的缠上了他的身体。

不一会工夫,就有几个人追了过来,也不出所料的发现了滚在一起的他们。

“有动静!”

“嗨,我当是什么,一对野鸳鸯!”

“哎,你二人可见过一个人过去?”

草丛里伸出一条浅麦色的胳臂,反手指向了前方城镇的方向。

“是前面的耒阳镇,走!”

其中有一个人尚不放心,仍频频回头。就在这时,少年突然出声:“啊,好哥哥,你弄得我……啊~”

这一声软糯动听,但确实是个男声。

一群人不禁大笑出声,“快走吧你,难道狄清言那个采花大盗会是个兔子?再不走,可要追不上了!”

眼见的那些人走远了,狄清言站起身子,施上一礼,也趁机打量了一下这个救了自己的少年。

那是一个瘦小白净的少年,鬓发凌乱,微微发抖,看上去楚楚可怜。

难道我刚才假戏真做,伤了他?狄清言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忙说:“多谢这位朋友相助,狄某一介粗人,行事若有不周之处,还请多多包涵。朋友一人在这深山野岭之中,可是有什么难处?狄某若能帮上什么,定当鼎力相助,以聊表谢意。”

只见那少年蓦地勾唇一笑,极是魅人,可落在狄清言的眼里,却有一种危险的气氛在扩散开来。

“致谢?好哥哥,你不是采花大盗吗,何不采一采我?”少年眼底笑意盎然,一副满不在乎,玩世不恭的样子。

狄清言一惊,向后倒退一步,却见少年眸光一闪,猛地就扑了过来。

狄清言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却感觉入手一片潮湿粘腻,抬起来借着月光一看,赫然是一手鲜血。


肝不出高数,画个姜姜放松一下,结果崩到天上去了,下次再毁个龙哥~(ง •̀_•́)ง

坐在电影院看见发哥印假钞心中一动,看到他双枪齐发简直要思密达辣!四十年过去小马哥又回来了。。。

阿龙你面壁都要先看他一眼,说你们没啥我真不信→_→(他是谁大家都懂)

你们怎么啥事都往太湖招呼呢?害的我已经脑补出封大哥和雷兄弟看着李探花和龙啸云相爱相杀目瞪口呆的表情了🌸(毕竟太湖双侠)

听说延禧攻略有卫龙cp,我呵呵一笑,好像谁没有卫龙cp一样。🤔

打开香帅个人tag却只能看到各种游戏图片和无关内容,甚至还有骂香帅渣男的,这真是又浪废流量又糟心。
反正我决定放弃这个tag了,祝大家都开心

魏大人说:“我苏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给老爸的生贺图。父亲大人生日快乐!